當前位置:書(shū)畫(huà)院 > 

古典音樂(lè )中的“東情西韻”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3-12 13:46:52|作者:陳靜雅

aee56354ba512551b9dee86424943c8.jpg


作為一名專(zhuān)業(yè)的小提琴演奏家,我深?lèi)?ài)中國的傳統文化,在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理念中將東西文化合理地融結在一起,糅合西方的演奏技術(shù)和東方的審美文化,在賦予作品傳統東方神韻的同時(shí)又不失西方經(jīng)典品味的優(yōu)雅。


繼承傳統并不是簡(jiǎn)單地重復我們老祖宗的過(guò)去,而是繼承傳統文化神韻,結合現代人的審美,把一些傳統的文化演繹成新的故事和音樂(lè )語(yǔ)言。我常常面臨一個(gè)問(wèn)題:如何用西方樂(lè )器完美詮釋一首特定的中國樂(lè )曲?


用小提琴實(shí)現古典音樂(lè )中的“東情西韻”


作為上海交響樂(lè )團的首席小提琴手,我一直在探索如何使用更熟悉的西方樂(lè )器來(lái)適應和解釋東方作品,這是面對一首傳統的東方樂(lè )曲時(shí)很重要的思考。這種改編既要保留東方音樂(lè )獨特的文化特色,又要更新演奏方法和技術(shù)表達,從了解音樂(lè )背后的文化開(kāi)始,以音樂(lè )為橋梁,為東西方文化交流帶來(lái)更多的實(shí)現路徑。


中國傳統音樂(lè )走向國際化,讓更多的聽(tīng)眾熟悉、并感受到中國傳統音樂(lè )的絕美境界,這是我們這一代音樂(lè )人的使命。


在音樂(lè )演奏中實(shí)現“東情西韻”


很多中國音樂(lè )作品的背景和故事中,都常常蘊含著(zhù)中國人的文化寄托或文化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中國傳統音樂(lè )大都用傳統的中國樂(lè )器演繹過(guò)。


傳統中國樂(lè )器有其演奏的獨特技法,比如,古箏琵琶類(lèi)彈撥樂(lè )器,輕彈慢揉,密搖、扣搖、刮奏等來(lái)制造中國傳統音樂(lè )的意境;二胡是弓弦樂(lè )器,常常用指尖摩擦弦軸產(chǎn)生特殊的音效,利用左手滑音、顫音等技巧來(lái)表現不同的音樂(lè )情感等。


西方樂(lè )器更重視現代演奏技巧,特別是現代弦樂(lè )器中最具分量的樂(lè )器——小提琴,是提琴家族中個(gè)頭最小、音高最高的一種樂(lè )器。我們在實(shí)踐中時(shí)常思索,整合小提琴和中國傳統樂(lè )器的一些特點(diǎn),將傳統中國音樂(lè )與小提琴的現代演奏技巧及現代國際化審美元素融為一體,在音樂(lè )演奏中實(shí)現“東情西韻”,為傳統中國音樂(lè )注入清新的活力。


用“東情西韻”給傳統中國音樂(lè )重新賦能


以中國小提琴協(xié)奏曲為例,用西方樂(lè )器完美詮釋東方音樂(lè )的案例很多,如著(zhù)名中國作曲家陳鋼、何占豪作曲的《梁?!沸√崆賲f(xié)奏曲(也叫《蝴蝶情侶》),就是用小提琴和管弦樂(lè )隊演繹了一部地方特色戲曲——越劇?!读鹤!返某晒?,激發(fā)了人們更有熱情地去表演、改編中國傳統音樂(lè )或更多地了解東方音樂(lè )及其文化元素。


眾所周知,東西方文化的巨大差異也表現在了音樂(lè )、審美、藝術(shù)等各個(gè)領(lǐng)域。在這首經(jīng)典樂(lè )曲中,西方樂(lè )器小提琴如何通過(guò)其技法展現中國傳統音樂(lè )的豐富元素?傳統上,一般西方的協(xié)奏曲大都由三個(gè)樂(lè )章組成,而《梁?!繁容^特別,它有七個(gè)樂(lè )章,因為它是按照一個(gè)感人的愛(ài)情故事的發(fā)展結構演繹出來(lái)的,這就是中國的文化韻味及文化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結合。小提琴作為演繹人聲最豐富的樂(lè )器之一,《梁?!泛芏嗾鹿澥怯眯√崆俚募记蓙?lái)展現中國傳統戲曲中的人聲以及具有中國特色的音樂(lè )段落,很容易把人帶回到越劇的故事本身,讓聽(tīng)眾沉浸在這個(gè)東方經(jīng)典愛(ài)情故事之中。在這個(gè)作品中,作曲家采用了西方的管弦樂(lè )隊,而非中國民間樂(lè )器伴奏,用大量的和聲音樂(lè ),同時(shí),在此基礎上保留中國古典音樂(lè )散板,融合了東西方的音樂(lè )表現特點(diǎn),使聽(tīng)眾耳目一新。


通過(guò)西方樂(lè )器小提琴的演奏提升傳統、優(yōu)美的東方音樂(lè ),讓《梁?!分匦?lián)碛行迈r血液。


《梁?!穬H僅只是用西方樂(lè )器小提琴,重新演繹傳統東方文化,讓西方樂(lè )器的韻律,東方文化的情調,結合成為國際化的一個(gè)案例。當今,世界各地人們都喜愛(ài)的“新”的現代弦樂(lè ),“新”的傳統名曲。這背后,中國傳統文化被“重新演繹、重新賦能”,很多中國古典名曲被不斷挖掘,比如2012年新中國作品《滿(mǎn)江紅》《豐收漁歌》《漁舟唱晚》等,小提琴學(xué)馬叫聲、京劇戲腔拉法等成為演奏的元素?!皷|情西韻”的重新賦能,是不斷地推動(dòng)中國古典名曲走向世界的開(kāi)始。


在世界各大古典的音樂(lè )節中,我們和世界各地的演奏家們、作曲家們不斷地合作、協(xié)作,完成了一次次的新的東西交融的音樂(lè )協(xié)作。和日本著(zhù)名作曲家久石讓多次合作,用中國的文化元素來(lái)演繹宮崎駿漫畫(huà)中的浪漫故事。


在“東情西韻”的演繹過(guò)程中,我們還關(guān)注到全球青年群體喜歡的游戲音樂(lè )。風(fēng)靡全球的二次元游戲《原神》,這個(gè)中國元素十足的背景音樂(lè ),就被中國傳統音樂(lè )賦能,演繹出了新的“東情西韻”。


重現東方文化的情調,讓中國音樂(lè )文化國際化、全球化,這不僅僅是我們的專(zhuān)業(yè)為中國傳統音樂(lè )賦能,也是我們這一代年輕的小提琴演奏家們?yōu)橹袊魳?lè )應作的貢獻,更是我們這一代熟悉西方樂(lè )器的演奏家們的歷史使命。


939f602edd48d217dbf8aaec9ca29b2.jpg

陳靜雅,上海交響樂(lè )團青年小提琴演奏家。發(fā)行唱片《大地之歌》《布蘭詩(shī)歌》《宮崎駿宮漫音樂(lè )》等,曾擔任第五屆博鰲藝術(shù)節弦樂(lè )組評委。


責任編輯:王燦燦 校對:楊文博

中國周刊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公眾號

Top